遼寧越獄逃犯王磊之母:兩夜沒合眼 改造才有活路
发布时间:2018-10-08 11:44:53


遼寧越獄逃犯王磊之母:兩夜沒合眼 改造才有活路

王磊家。 遼瀋晚報、聊沈客戶端首席記者 呂洋 攝

2018年10月4日,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凌源第三監獄在押罪犯張貴林、王磊脫逃。後兩犯於10月6日13時許被遼寧、河北兩省合圍警力在河北省承德平泉市台頭山鎮燒鍋杖子村成功抓獲。

10月7日,本報記者探訪位於遼寧省遼陽燈塔市的王磊的家。「他給我買回來吃的往炕上一扔就說你吃吧。」聽說王磊從監獄逃脫,母親整天提心弔膽,兩夜沒有合眼,「我是怕他跑出來再干出啥事,傷害無辜。」聽說兒子被成功抓獲,母親說:「老老實實改造才有活路。」


遼寧越獄逃犯王磊之母:兩夜沒合眼 改造才有活路

王磊母親。

倆重刑犯越獄脫逃

10月4日,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凌源第三監獄在押罪犯張貴林、王磊脫逃。

案件發生後,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和遼寧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相關主要領導作出重要批示,遼寧省公安廳主要領導親自帶領相關警種部門現場指揮偵查抓捕。

據遼寧省公安廳通報,罪犯王磊,男,漢族,1985年4月7日出生,初中文化,戶籍地:遼陽燈塔市沈旦堡鎮前古城子村,該犯因綁架罪被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2017年12月28日減為無期徒刑,2016年12月22日調入凌源第三監獄服刑。罪犯張貴林,男,漢族,1979年9月18日出生,文盲,戶籍地:安徽省臨泉縣單橋鎮滿莊村,該犯因搶劫罪被浙江省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無期徒刑。2011年6月23日遼寧省錦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脫逃罪加刑1年6個月,數罪併罰執行無期徒刑。2012年7月2日,遼寧省錦州中級人民法院以脫逃罪加刑2年。2014年6月12日調入凌源第三監獄服刑。2014年5月30日,遼寧省朝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加刑2年。

50多小時追逃

據遼寧省公安廳介紹,事件發生後遼寧省公安機關迅速組織相關部門緊急趕赴凌源指揮圍捕工作,迅速部署宣傳發動工作,明確對提供線索抓獲兩名逃犯的獎勵人民幣10萬元,對直接抓獲兩名罪犯的獎勵人民幣20萬元。與此同時,迅速啟動軍、警、民聯合堵控摸排工作,由周邊6個村黨支部書記帶隊當嚮導,成立了35個堵控組和5個機動組展開堵控摸排。

從10月4日9時起

朝陽市公安機關啟動二級勤務模式,所有警務工作站和臨時卡點同步啟動,按照「不漏一人、全面封控」的原則即時開展查控工作。朝陽市公安局抽調2770名警力開展排查、圍捕工作,出動600名警力在警務工作站和臨時卡點開展查控工作,逐人核對,逐車核查。組織1050名分局、縣(市)局警力在轄區內開展摸排,廣泛走訪,深挖線索。印發協查通報2萬份,在各街道、鄉(鎮)等地廣泛發布、張貼。

10月4日中午12時許

公安機關接到群眾舉報信息,脫逃的兩名罪犯於11時35分左右逃至凌源市宋杖子鎮石羊石虎溝村一小賣部購買食品和生活用品。據此,指揮部立即安排偵查民警提取核查相關視頻,並迅速組織搜捕警力開展抓捕工作。

與此同時,朝陽市公安局發出區域警務合作協查函,通報凌源第三監獄兩名脫逃人員情況,接到區域警務合作協查函的河北省公安廳、承德市局和平泉市局也立即啟動協作機制,抽調公安民警、武警官兵從河北方面同步進行搜捕,形成了兩面夾擊態勢。

10月5日上午

指揮部獲悉,其中一名脫逃罪犯王磊曾於10月4日18時35分許在平泉市榆樹林子鎮房申村一超市購買食品。指揮部隨即組織警力展開封控和搜山工作。同時,省廳抽調錦州、葫蘆島兩市各200名增援警力也於下午抵達,並立即按照指揮部安排投入走訪摸排和堵控工作。

10月6日上午8時20分

有群眾報警稱,發現兩名罪犯在高鐵高架橋附近出現。指揮部立即調集警力前往全面封鎖。遼寧省境內由凌源市三十家子鎮四道溝村李家屯村組成扇形包圍圈進行搜捕;河北省境內從河北方向進行圍捕,遼冀雙方遙相呼應,迅速形成合圍之勢。

10月6日13時許

遼寧、河北兩省合圍警力在河北省承德平泉市台頭山鎮燒鍋杖子村,成功將脫逃罪犯張貴林、王磊抓獲。目前,相關工作正在進一步開展中。

此外,據澎湃新聞報道,令人痛心的是10月5日上午,河北省平泉市公安局在組織公安警力赴台頭山鎮執行緊急抓捕任務過程中,一輛公務車輛由於路面凸窪顛起失控側翻,與公路右側的路樹相撞,造成車輛損壞,車上四名輔警受傷。其中兩名輔警傷勢過重因公殉職,另外兩名輔警被送往醫院救治,目前已無生命危險。

記者探訪

母親:「回到監獄繼續服刑改造,這才能有活路」

遼寧省遼陽燈塔市沈旦堡鎮前古城子村,王磊家並不在村裡的前街后街,而是在兩街中間的一處老房子。飯桌上還有沒吃完的苞米,臥室房樑上也掛著苞米。王磊的母親在家,父親出門背柴火去了。

「他剛跑,派出所很快就來我家了。」王磊的母親說,在王磊從監獄越獄後,自己第一時間接到了消息。從那天開始,村裡的前街后街都停了好幾輛警車。「他跑出來在外邊要是沒有錢,再干點什麼錯事,造成無辜傷亡,我就擔心這個。我和他姐、他爸都合計,就算兒子死了,也不能再連累無辜的人。」母親說。「他跑了50多個小時,驚動了幾百上千人去抓他,還有兩個輔警意外搭上了命。」王磊母親說自己心裡充滿了愧疚,兩天裡一直提心弔膽,兩夜沒有合眼,「我希望趕緊把他抓回來,回到監獄繼續服刑改造,這才能有活路。」

得知兒子被抓回去

母親說「回監獄我就放心了」

10月6日下午1時許,得知越獄逃脫的兒子被抓到了,母親說心裡的石頭落地了,只有回到監獄他才能有活路。王磊母親說,即使被抓回後可能被加重刑罰,也希望兒子回到監獄繼續服刑改造,「他在監獄我就放心了」。

自從王磊在朝陽凌源市第三監獄服刑,母親一共去探視過兩次,每次大概間隔一年。母親說,夫妻兩人身體都不好,長途跋涉去探視兒子,對這個家庭負擔不小。「我腿腳也不好,去一次就得坐很久的車。」母親說,探視的時候,兒子也說希望母親經常去看他,「今年本來打算秋收後沒有農活了我再去看他,沒成想還沒去就出事了。」

母親4年為他還了十六七萬元債務

見到記者時,王磊的母親趕緊穿上襪子,記者注意到她的紅色襪子大腳趾位置露了一個洞,談話中她多次去拽。王磊母親說,王磊3歲那年,父親被村里一個精神不太正常的年輕人給打了,「當時以為打死了,後來到醫院治才知道沒死,但是後來留下病,一直也不太能幹活。」

「每天忙著幹活,沒啥時間管孩子。」對於王磊的人生軌跡,母親說感到很愧疚。王磊初中沒念多久就輟學了,「幫我們乾乾農活,在家瞎溜達,後來處個對象。」在家晃悠一段時間的王磊開始想辦法掙錢,一個河南的朋友來電話說有賺錢路子,王磊馬上找姐姐要了6000塊錢就去投奔朋友,結果參與進傳銷組織一年多時間,「回來說自己當了經理,但是卻沒賺著錢。」

之後,王磊又做起了收皮子的生意,「就是從養殖戶收貂皮,粗加工一下賣給做皮衣的廠子。」第一年,王磊拿著母親四處借來的2萬元,因為不懂行情賠了錢。第二年,母親又四處給王磊張羅了4萬塊錢,王磊自己也跟別人借了一些錢,開始正式做起收皮子生意,還將父母房子的房照抵押給同村的劉某,合夥做這門生意。後來因為綁架案入獄,王磊的生意突然停擺,和劉某的合作變成了糾紛,至今父母的房照還押在劉某處。

從2014年王磊入獄至今,母親說已經為王磊償還了當年的各種借款近十六七萬元,此外仍有4萬元債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