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是蘇聯,誰也休想用對付蘇聯的那一套對付我們
发布时间:2018-10-08 16:37:16

美國副總統彭斯4日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全面指責中國的演說後,中國內外都有很多人在把這一演說與丘吉爾1946年「鐵幕演說」進行對比,認為它有可能成為「中美新冷戰」開始的標誌。

中國不是蘇聯,誰也休想用對付蘇聯的那一套對付我們

如果中國以戰鬥性姿態回應美國近一個時期對中國的各項挑釁,並對彭斯的演說進行美對華發出「冷戰檄文」的定性,與美開展戰略對沖,那麼「新冷戰」就有可能真的拉開帷幕,逐漸坐實。

不對美強硬回擊,難道要忍氣吞聲,在華盛頓壓力面前不斷退讓嗎?當然同樣不行。

中國必須堅決維護自己從貿易到國防的合法權益,在遭到美國挑釁時毫不遲疑地發起反制。同時我們要就事論事,不從我方推動中美摩擦的升級,不烘托中美戰略對抗的氛圍,不讓中美博弈成為中國對外關係的主導面,更不讓它來決定中國國內的治理方向。

在華盛頓對華散發著敵意的各種報告和講話頻出之際,我們既要重視這當中的每一個動向,同時又要跳出它們,站到更高處看眼前這個不斷躁動的美國,不受它衝動情緒的牽制,確保我們在認識美國這一影響中國發展的最大外力時保持理性。

第一,美國決不像彭斯所說的對中國那麼好,而中國又是那麼對不起它。自中國近代以來,美國在中國國家命運中所扮演的角色是複雜的,儘管中美對歷史的認識都會「以我為主」,但事實是,自鴉片戰爭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中國的命運十分悲慘。在成為世界第一大力量的過程中,美國沒有對改變中國命運發揮彭斯所渲染的那種重大作用。

第二,從尼克森打開中美關係大門直到中國改革開放,中美第一次在平等基礎上建立起全新的關係。雖然雙方這期間不斷有各種齟齬和摩擦,但是總體上看,美國在中國的發展中扮演了建設性角色。反過來看,中國對美國的發展和安全也起了積極作用。中美和解增加了美國在冷戰後期的對蘇優勢,中美合作鞏固了美國在全球化時代的國際領導力。

第三,中美迄今的摩擦和博弈是人類歷史上所謂「守成大國」與「崛起大國」之間相對最溫和的,雙方在過去這些年裡總體上對戰略互疑及經濟、安全摩擦實現了算得上平穩的管控。事實上中美這樣的大國只要不朝著軍事對抗的方向走,兩國的各種爭吵和摩擦都是可以管控的。

第四,美國對華發泄情緒容易,實際遏制中國的槓桿卻很有限。貿易戰必然反過來造成它的自傷,是很笨的辦法。它建立針對中國的北約那樣的安全組織完全不現實,面對只是到世界上做生意且國內市場快速擴大的中國,美國幾乎無法建立孤立、遏制北京的盟友群。

除非中國在戰略上跟美國全面對著幹,否則白宮和國會是很難對美國全社會開展真正的反華動員的。這早已不是公眾願意為了所謂「國家利益」主動出擊進行充滿風險的遠征的時代了,只要中國面對美國一些政治精英的瘋狂保持冷靜,晾他們,所謂「新冷戰」就成形不了,他們的這番鼓譟早晚會成泄氣的皮球。

美國怒氣沖沖,中國這時要跟它打太極。這不是畏懼、退縮,而是中華民族特有的戰略智慧。貿易戰一定要讓美國感到痛,南海、台海也決不能讓美方恣意妄為。但我們要平心靜氣地做這一切,讓美方知道,它每次亂來都會付出代價,而中國又是始終朝它敞開友好合作大門的國家。中國將繼續擴大開放,這不會因為外部環境變得惡劣而改變。

如果中國能夠這樣做,假以時日一定會產生戰略效果。中國很獨特,我們不是蘇聯,誰也休想用對付蘇聯的那一套對付我們。

(本文系環球時報今日社評,原標題為「美一些人休想像搞蘇聯那樣對付中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