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段永平,北有賈躍亭
发布时间:2018-10-09 10:22:21
南有段永平,北有賈躍亭

這個國慶長假,網際網路圈的同胞被兩個身居美國的中年男人刷屏了:先是10月1日,段永平在斯坦福大學的內部交流內容被國內媒體爆了出來,有點武功秘籍意外泄露的意思;

到了10月7日,也就是國慶長假的最後一天,同在加州的賈躍亭先生也不甘寂寞,有媒體報道賈老闆意欲把FF電動車的大股東恆大趕走,再次點燃了國內吃瓜群眾的熱情。

北方有句俗話,出門的餃子進門的面。如果說長假第一天段老闆的刷屏是歡送同胞出行的餃子的話,賈老闆在長假最後一天的刷屏則是一碗歡迎同抱歸來的山西刀削麵——當然,這一刀砍向的是許家印。

根據去年底許家印與賈躍亭的協議,恆大從今年開始到2020年,將共計向FF電動汽車投資20億美金,今年打款8億,明年和後年各打款6億,其中今年的投資款恆大已經支付完畢。但問題是,賈老闆很快就把這8億美金燒完了,想讓恆大把明年的款項提前付了。許老闆不從,賈老闆退群。

在分析賈老闆的問題之前,容我先說一說許老闆的做派。去年年初,恆大集團從戰略高度做出了擁抱前沿科技的決定,隨後就有了年底投資FF的實例,當時後者已經快到了彈盡糧絕的境地。說白了,就是做地產出身的許家印在主業面臨史無前例的宏觀調控時,遇到了已經把副業當成救命稻草的賈躍亭。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買賣就這麼做起來了。

而把投資款進行分期支付,幾乎是所有傳統行業的出手邏輯。賈躍亭融不到New Money,只能跟Old Money簽訂城下之盟。一個總是槓桿別人的人,最後被別人給槓桿了,滑稽得很。

昨晚剛傳出賈躍亭要把恆大踢出局的消息,今天就又傳出唯一一輛預產車FF91著火燒毀的消息,前後不到12個小時,簡直是步步為營。這不禁讓我想起2016年底,樂視組織了國內幾百家媒體前往加州見證其第一輛樣車下線,但在最後一刻,媒體們被告知這輛樣車在運往舊金山的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無法抵達展示現場。呵呵。

故伎重演,但總能屢次奏效,似乎是賈躍亭的看家本領。當初第一次跟孫宏斌見面,聊了幾個小時就讓地產狂人認為這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但不到一年,在砸了150億人民幣之後,孫宏斌不得不承認樂視是個填不滿的窟窿,甚至喊出了「誰要?甩賣!」的哭訴。

當年樂視集團資金吃緊,賈老闆振臂一呼:哥從上市公司樂視網套現70億,然後全部借給集團。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這也成了樂視走向爭議漩渦的開始。

去年7月,當孫宏斌躊躇滿志全面接管樂視的時候,賈躍亭出走美利堅,All in FF,從此也成就了「下周回國賈躍亭」。而賈老闆離開祖國的前後,中國房地產市場也開始走向寒冬:一方面房價不再狂漲,另一方面地產大鱷們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地不好拿、樓不好賣、錢不好賺。

正是在這種嚴酷的局面之下,深受雷鋒精神影響的孫老闆和許老闆依然前赴後繼地給賈老闆送錢、送溫暖。究竟是賈布斯可愛,還是地產大鱷們缺心眼兒?

不管怎麼說,賈躍亭現在是矽谷最有名的兩個中國商人之一,另一個是江西老表段永平。2001年段永平移居美國的時候,比他小一輪的賈躍亭還在山西小縣城幹個體戶。

過去十年,當賈躍亭一直在研究國內一級市場的市夢率的時候,段永平一直在美國研究二級市場的市盈率。當年花200萬美元買網易股票,最後賺回來5億美金,讓段永平有足夠的底氣去做中國巴菲特。這還不包括創立OPPO、VIVO以及投資拼多多帶來的巨大收益。老段跟庫克說OV只做蘋果競爭對手的的敵人。意思就是:你負責iOS,我負責安卓手機。霸氣啊!

南有段永平,北有賈躍亭

很長一段時間內,在國內網際網路圈內人士看來段永平是野路子出身,即使當年花60萬美金與股神共進午餐,依然擺脫不了身上的土腥味兒。

但不得不承認,過去十年是屬於段永平的十年。靠性價比起家的OV已經強大到可以讓老段鄙視小米的性價策略;本來可以在網易股票上賺2500倍,雖然最後只賺了250倍,依然可以讓老段說出「丁磊還是個大男孩」的話。

這次段永平在斯坦福的分享內容,幹活很多,其實最核心的就是一句話:只做自己懂的事情。具體到二級市場的投資,就是「只買自己看得懂的股票」。

段永平懂中國,所以OV走了一條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段永平懂中國,所以投資了五環外的拼多多;段永平不懂小資,所以沒等到有態度的網易最高位的時候套現。這就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微博大V胡社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中國很複雜。如果川普不懂這種複雜,可以考慮去西海岸約賈躍亭和段永平吃個午飯:某種程度上,賈躍亭和段永平是中國複雜性的一體兩面。

賈躍亭代表了這麼一種企業家特質:夢想可以通過槓桿實現指數級裂變。看看賈躍亭的十年,其實就是中國整個社會不停加槓桿的十年:做A這件事,不是為了把A做好,而是吹出一個B,再用B去吹出C……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而遊戲繼續下去的核心要素,就是資本槓桿。韭菜割完了,還有孫宏斌;孫宏斌倒下了,還有許家印;許家印倒下了,還有……

而段永平代表了另一種企業家特質:先生存,後發展,不融資,不上市。段永平說「我買房從來都是付全款」。不加槓桿已經成了生活準則。OPPO+VIVO一年上百億的利潤,都是一個縣城、一個鄉鎮攢下來的。貸款買房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是不可能的,前提是你要付得起全款。

走到今天,賈躍亭和段永平分別象徵了中國經濟的虛火和脈相。關於FF的未來,賈躍亭不放給他的另一個山西老鄉李彥宏打個電話,看看正在主攻無人駕駛的百度願不願意收了,老鄉友情價,畢竟活下去最重要。沒準將來還能上市,到時段永平在二級市場接盤,南永平、北躍亭,雙劍合璧,中國經濟走出泥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