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发布时间:2018-10-09 10:22:24

不退 休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小時候《一休》動畫片「休息,休息一會!」

呵呵,如果一休哥活到今天,肯定要改為:

「幹活!再干一會!」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將討論把繼續雇用的年齡提高至65歲以上」,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以打造不論到多大年紀、

只要有意願就能參加工作的,

「終身不退休」、「終身活躍」的社會。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並以終身不退休、

終身活躍的社會作為前提,

推進醫療和養老金等,

涉及社會保障制度整體的改革。

這聽了很讓人憂愁啊:啥意思?

萬一沒活好,至死不退休?

失落的25年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日本在上個世紀90年代之初經濟出現了問題,經濟泡沫被刺破,正式進入了「失落的25年「。

從那之後,日本人口的老齡化問題也開始快速出現,在日本年輕人群體當中開始出現了「儘可能不負債」的心理,這是因為日本人開始對未來和自己的老年生活感到不安。日本人在30歲左右就開始存錢,即使存到的存款已經足夠買車買房,他們會是要將一部分錢用於儲蓄,以備自己的老年生活。

由於日本的老齡化比重太大,導致了大量的勞動力短缺,日本的養老體系出現了嚴重的問題,國家難以提供妥善的服務和護理,只能依賴於居家養老,然而由於年輕人人數更少,日本老年人只能夠不停地存錢,通過老年人彌留之際還攥在手中的3500萬日元,讓其成為了一種用來讓子女履行贍養義務的「牽制力」。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讓女性活躍化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從左至右:

呂耀東: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員

姜躍春:中國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梁茵:主持人

於強:國際關係學院學者

劉慶彬:數字經濟智庫雄安研究中心主任

姜躍春:

老齡化是日本的一個致命傷,另一個是少子化。日本用了24年間,把65歲以上的老人從7%升到14%。德國用了45年的時間,美國用了大概80年,墨西哥100年以上。

呂耀東:

安倍經濟學裡邊提到:讓女性活躍化

安倍所說要延遲退休是一個辦法,但是根本上還得要生出來,沒有出生,怎麼填補它這麼大的勞動力空缺。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解放女性?

are you sure?!

當代女性到底有多不容易?

呵呵!說好的你負責賺錢養家,

我負責貌美如花!

可一結婚,我要全部重活攬回家!

解放女性運動,基本等同於:

解放男性,進一步!

女性經濟學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女性經濟學」是一種理念與安倍有密切關係,同時也是全世界都在熱議的一個話題。「女性經濟學」認為,女性的進步和經濟發展存在必然聯繫。

在日本,除了讓更多女性走入工作場所,安倍還有一個雄心勃勃的「小目標」:他宣稱在2020年將日本政界和商界女性領導者的比例提升至30%。為了能讓女性在沒有後顧之憂的前提下走向職場,安倍政府努力解決託兒所數量不足的問題,同時鼓勵企業為女性員工提供更靈活的工作安排。

於強:

2016年不是有一個日劇叫做《道歉,雖然可恥,但是有用》里,媳婦兒跟老公說:我給你打個八折,你一個月給我發合人民幣1萬2,這就是妻子產生的價值。

梁茵:

反正我要跟國家道歉,我是沒有生二胎,也不打算生二胎。

我們中國婦女一直都在外面工作啊,為什麼還要提我們勞工力短缺的問題?過節回家還要被七大姑八大姨問,什麼時候生二胎呀?!

呂耀東:

關於女人生育,它不僅僅是一個社會問題,它已經成為一個政治問題了。

梁茵:

咱不說養頭胎了,養二胎、養孩子其實無非是經濟成本、時間成本和人力成本,對於有工作的女性來說,還有一個機會成本。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是否迎來總人口的拐點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姜躍春:

我估計日本勞動力短缺現在是接近1千萬。所以它通過一些措施讓婦女解放出來,另外一個是海外移民,但實際上日本它又是相對排外的國家,基本上不願意接受移民。

劉慶彬:

日本一位官員之前反對移民,現在有所鬆動,說:我們可以從國外導入生活者,但是我要引進高端人才,不能引進單純勞動力

呂耀東:

日本的這個經驗性規律在中國能否得到驗證?也就是說在2012年的10年後,我們是否迎來總人口的拐點?

劉慶彬:

如果明年,國家統計局統計的出生人口數量低於今年,我敢說至少漢族的總人口拐點就在下一年。那麼更有必要去借鑑日本總人口拐點之後,出現的一些跡象。

周末點睛句

呂耀東:

安倍讓日本在移民和延遲退休這個問題上,選擇了延遲退休。

姜躍春:

日本現在少子化,就是年輕人現在不結婚,為什麼呢?很大因素是生活成本高。

梁茵:

男女平權,如果不解決男性懷孕生孩子這個問題,那麼是做不到真正男女平權的。

劉慶彬:

老人返聘之後,自然剝奪了年輕人的工作機會,這造成代際衝突非常的明顯。

於強:

養育孩子財務成本太高的話,會導致出生率下降。

更多內容敬請收看:《日本老齡化之殤》

生,生不起;老,老不起!只有日本嗎?


編輯:蘇珍妮、曉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