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黃車人去樓空,財務「跑路」!押金還能不能退了?
发布时间:2018-10-01 00:21:03

雷軍說,如果站在風口,連豬都能飛上天;劉強東說,飛上天的豬,死得會更快。

ofo消息傳了那麼久,如今財務突然人去樓空,99元押金還能退嗎?

摩拜和ofo,都不是風口上的「豬」。在一度血雨腥風的共享出行領域,能夠生存下來,本身就是能力的證明。

但寒冬對所有事物一視同仁,與被收購之後好歹有了美團這棵大樹可以依靠的摩拜,沒能踩對節奏的ofo,在最近幾個月顯得愈發窘迫了起來。也不乏最近關於小黃車的謠言四起。

ofo財務部「人去樓空」雖是謠言,但還是人心惶惶

9月22日,「ofo北京總部人去樓空」的傳聞出現在朋友圈,鏡頭捕捉到的一片狼藉里,ofo官方回應,只是租約到期,搬到了15樓辦公。

但15樓工作人員卻表示不清楚,被問是否合併樓層,也沒有明確答案,更讓人不明就裡。

但從小黃車ofo最近兩年的動向來看,的確資金非常短缺,面臨著巨大的經濟困難。

小黃車人去樓空,財務「跑路」!押金還能不能退了?

9月21日,北京中關村理想國際大廈,探訪11層ofo總部辦公區:辦公桌椅隨意擺放,地面桌面堆放著紙箱和雜物。

財務部已被搬空,會議室里地面上滿是紙屑廢棄物,一扇玻璃門上貼著ofo搬遷告示。

小黃車人去樓空,財務「跑路」!押金還能不能退了?

15樓的工作人員稱,不清楚11樓搬遷一事。還有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當天沒有搬至15層的同事。

小黃車人去樓空,財務「跑路」!押金還能不能退了?

「網上微博傳得有誤導。」ofo品牌公關總監史少晨回應,「因為我們是10層和11層的租期到期了,所以我們搬到了其他樓層。我們還是正常辦公的,沒有什麼人去樓空啊,聳人聽聞。」

不少網友都表示,馬上去退押金。

小黃車人去樓空,財務「跑路」!押金還能不能退了?

還有網友反饋,現在退不了押金了,「以後再也不騎了,不退也不騎了。」

小黃車人去樓空,財務「跑路」!押金還能不能退了?

人去樓空顯然不是真的,但ofo的冬天,似乎來得比其他人更早一些。

「戴威又借錢了」ofo的冬天提前來了

大約10天之前,財聯社,界面等多家媒體報道稱,ofo在近期收到了來自阿里的6000萬元的借款。

是的,戴威又借錢了。

回首5月,戴威說ofo迎來了「至暗時刻」,表態ofo要保持獨立:「如果你們不想戰鬥到底,現在就可以離開公司。」

從那時起,滴滴收購ofo的傳聞幾乎被炒成了「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的熱門話題,伴隨著的「邊角料」,則是阿里系的融資和借款消息。

7月30日,36氪報道稱,ofo和滴滴談判已經接近尾聲,程維對ofo的預期收購價格只有美團收購摩拜的一半——15億美金左右。

8月3日,鳳凰科技報道稱,ofo相關的收購談判已接近尾聲,滴滴與螞蟻金服聯合出資收購,作價14億美元,同時還將承擔ofo2億美元的債務。

8月22日,極客公園消息稱,ofo 最終「賣身」滴滴的協議已經達成,公司作價20億美元左右;另外,ofo的眾多小股東正在陸續收到需要確認簽字的文件。戴威暫時保留董事局職位,而ofo的其他幾位聯合創始人出局。

小黃車人去樓空,財務「跑路」!押金還能不能退了?

關於市場上花樣迭出的傳聞,ofo官方或其聯合創始人於信多次闢謠或予以否認,指其為假新聞。

9月初,有多家媒體報道ofo與滴滴的交易在最後關頭被阿里叫停,隨之而來的消息是ofo將完成E2-2輪融資,融資數額達數億美元,由螞蟻金服領投,滴滴跟投。

關於最後這條消息,有人言之鑿鑿:是從ofo內部傳出來的。那時連ofo公關都回復都顯得曖昧不清:「好像是,具體細節不清楚」。而滴滴和螞蟻金服則並無意外的清一色選擇了「不予置評」。

「外界會問戴威為什麼不賣,實際上外界不知道情況,關鍵在於誰出了什麼價格,這背後有什麼條款,而不是在於出了價戴威為什麼不接受」,華爾街見聞的報道中,一位接近ofo管理層的知情人士說,「我知道(滴滴)至少有2次出價,都是非常沒有誠意的價格」。

因為戴威的倔強,ofo錯失了一次次機會

作為ofo的創始人戴威,一貫擅於扮演掌控者。小學是班長,念了北大,也「大權在握」——從學院組織部長,「升任」校學生會主席。後來,即便他創辦的共享單車ofo陷入困局,戴威也形同反抗招降的鬥士。

去年10月,在滴滴的推動、騰訊的支持下,ofo和摩拜頻繁談過很多輪合併。

當時兩家的財務數據都不好看,談判桌上,便是「基本把各家的情況都擺在檯面上了,兩方人相互掀老底」。

在戴威看來,滴滴當時給出的談判方案——程維任新公司的董事長,王曉峰出任CEO,ofo年輕的創始團隊則要出局——與他想要的話語權並不對等。談判最終失敗。

2018年4月,摩拜宣布被美團收購,ofo失去了和摩拜合併的可能。

小黃車人去樓空,財務「跑路」!押金還能不能退了?

然而如今相比摩拜,ofo的情況不容樂觀。5月中旬,程維給戴威開出的價格,僅是摩拜的一半。顯然,這和戴威的預期相差甚遠。

阿里原本是戴威的支持者。今年3月,通過兩次動產抵押,ofo換取了阿里共計17.7億元人民幣的融資。但情況很快發生了變化。一個月後,美團收購摩拜,至此完成外賣+單車+打車的產業閉環。

急於尋找線下流量的阿里,10天後再次領投哈羅單車。而幾乎同一天,滴滴加碼青桔。戴威被迫走向最後的談判桌。

阿里、滴滴虎視眈眈,獵物就是ofo的主導權,而在戴威看來,不被大公司、股東控制,保持獨立發展是第一要務,其餘的一切業務規劃均要為其讓位。

這位渴望自由的創業者,或許還沒意識到,早在入戰場那一刻,他就註定是一顆棋子。

當時程維有三個選擇:自己做、投ofo、投摩拜,而滴滴內部傾向於自己做。但時間節點微妙,滴滴正忙於併購優步中國,沒有多餘精力。同時,程維正在學習AT,用資本的方式實現生態布局。

後來合併談判時,騰訊、經緯、金沙江、真格等幾乎所有投資方,同時向ofo施加壓力。

戴威隔空喊話,「希望資本尊重創業者的理想」。「資本只關心回報」,朱嘯虎的回應,倒說了句實話。

「人生沒有白走的路,你現在走的捷徑,未來總會繞回去。」ofo和摩拜之間的戰爭,戴威猜中了開頭,卻沒猜中結局。

ofo現在繞回去了,摩拜卻已提前離場。

小黃車人去樓空,財務「跑路」!押金還能不能退了?

成功都是要付出代價的,足夠努力,方得始終

戴威,從開始到現在,可能經歷了各種艱難和險阻,至少讓人們記住了他的名字。這個一身孤勇的90後,挑戰了創業世界的規則。

其實同戴威一樣創業的年輕人很多,失敗的也有很多,比如茅侃侃的成就也遠遠超乎其同齡人,他們都曾是時代的創業偶像。

然而,也許是天妒英才,也許是習慣了掌聲與勝利的讚譽聲,接受不了短暫的失意,今年1月25日,茅侃侃在朋友圈留下了最後一句遺言「嗯,我愛你不後悔,也尊重故事結尾」,之後自殺 。

小黃車人去樓空,財務「跑路」!押金還能不能退了?

創業年輕人偶像茅侃侃的故事讓人很是感慨、唏噓,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實現自己的夢想總是歷經風雨,創業尤其不易。

年輕人剛踏進社會,想要有所成就,一定會經歷許多風雨、磨難,那如果遇到失敗、挫折怎麼辦?

你要知道的是任何一位大佬在創業過程中,沒有摔過跤,翻過跟頭,或許他們比你想像中要慘很多,那時候的他們遠不如你!

劉強東24歲在中關村賣碟,被女友鄙視;

馬化騰27歲初創QQ,假扮女孩子陪聊;

馬雲30歲搞翻譯社慘澹,靠賣襪子補貼;

宗慶後42歲蹬三輪車走街串巷叫賣冰棒;

你還有什麼挺不過去的事情!

90後戴威堅持自己,獨立運營,即使以失敗告終,也沒什麼好尷尬的,畢竟沒有輕鬆的工作,你只有足夠努力,提升自己,才配得上更好的人生。

▎本文來源:金錯刀,Top人物,首席傳播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