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民族鞋業跌落神壇:曾有4000多家門店,今訂單「消失」
发布时间:2018-10-06 09:51:29

在你所生活的縣城或者城市,有看過一隻蜻蜓logo的女鞋店嗎?沒錯,這就是曾經風靡中國三四線城市的中國鞋業巨頭——紅蜻蜓!

如今,這隻蜻蜓再也飛不高了,如同百麗、達芙妮等一樣,遭遇了市場環境的衝擊,面臨發展的困境。2014~2016年,紅蜻蜓營收增長為-2.9%、-5.15%、-3.19%,連續三年業績下滑,業績始終在30億左右徘徊。

又一民族鞋業跌落神壇:曾有4000多家門店,今訂單「消失」

2018年上半年,營收達到14.91億元,增長了2.13%,但利潤下滑了8.49%,僅為1.6億。為了謀求發展,紅蜻蜓竟然看上了金融行業,這跨界有點大。9月18日,紅蜻蜓擬出資紅3.83億元,合夥成立眾鑫證券,正式進入證券行業。

主業低迷,不是想辦法從創新產品、渠道等方面來解救困境,卻想著跨進收入頗豐的金融行業,這無疑是「病急亂投醫」。

紅蜻蜓自1995年成立以來,至今有23年的歷史,是大陸最知名的女鞋品牌。曾經在中國三四線城市,受到了眾多年輕女性的喜愛,到2014年,其終端門店數量就達到了4321家。紅蜻蜓在所有皮鞋企業中位居第三位,僅次於百麗國際和達芙妮國際。招商證券將其定義為「三、四線布局的大眾化企業」。

從木工到43億富豪,既是自身努力,也是時代造就

浙江溫州,是中國民營經濟發達的一個城市,也是著名的鞋都之一。這裡的人敢拼敢闖,在全國各地做生意,有著精明的頭腦和吃苦耐勞的精神,如今,在全國很多地方都有一條溫州街,這就是溫州商人打拼出來的結果。

在溫州,有兩大知名的皮鞋品牌,一個以男鞋為主的奧康,另一個就是以女鞋為主的紅蜻蜓。奧康創始人王振滔和紅蜻蜓創始人錢金波,兩人關係非同一般。

首先,兩人是學習木工時的師兄弟;其次,兩人是一起創辦的奧康,後來錢金波獨立出去創立紅蜻蜓;最後,王振滔娶了錢金波的外甥女,因此,王振滔要叫錢金波舅舅,儘管他只比這個舅舅小一歲。

又一民族鞋業跌落神壇:曾有4000多家門店,今訂單「消失」

錢金波,1964年出生,初中沒讀完就輟學了,跟著姐夫做了4年木工。18歲那年和師弟王振滔一起到武漢闖蕩,開始賣鞋。

1988年,兩人回到溫州,一起創辦了奧康的前身—永康奧林鞋廠,王振滔主管推銷,錢金波主抓生產,兩人搭檔,生意做得也是有聲有色。不過,兩人最終因理念問題分道揚鑣,奧康歸王振滔,而錢金波拿了一筆錢走人。

1995年,錢金波正式創辦紅蜻蜓,時年31歲。憑著過往的經驗和精明的頭腦,紅蜻蜓發展的特別快,在32歲那年,錢金波就完成了首富王健林所說的先定個小目標,賺個一億。

上世紀90年代和新世紀之初,可以說是中國傳統行業發展最好的時代,人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市場需求的急劇上升,讓衣食住行等行業都迎來了增長的紅利期,一些知名品牌都在這個高漲的紅利期,快速布局,將業務推向全國。

又一民族鞋業跌落神壇:曾有4000多家門店,今訂單「消失」

同時期的百麗、達芙妮、千百度等等,可以說是享受了最好的紅利。紅蜻蜓自然也不例外,憑藉著模仿國外的款式,良好的做工,以及渠道的下沉,門店數量的增加,推動者業績的增長。

紅蜻蜓一躍成為了全國知名品牌,2015年6月,紅蜻蜓登陸深交所,企業上市讓錢金波身價倍增,市值高峰時個人身價高達43億元。

國內鞋業持續低迷,訂單正在「消失」

由於受到渠道變化因素影響,近年來,鞋服行業整體經營環境並沒有得到明顯改善,皮鞋行業企業整體經營業績仍然低迷。

受到惡劣市場環境的影響,國內鞋業巨頭的訂單正在「消失」,被中小鞋廠的高仿品牌瓜分。大體上有幾個原因造成的。

又一民族鞋業跌落神壇:曾有4000多家門店,今訂單「消失」

第一,鞋業已經進入血拼博殺時代,享受了近20年的紅利期正在消失。第二,電商的崛起,對傳統渠道造成了很大的衝擊,人們購物習慣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同時,線上產品的豐富和多樣,也讓這些傳統知名鞋品牌開始變得不合時宜,老土,不合年輕人的喜好。第三,中小代工廠訂單減少,被迫做自主品牌,高仿門檻降低,這些不斷湧現的鞋品牌,在淘寶、天貓、京東、新媒體等平台銷售,銷量都還不錯;像莆田這種鞋基地,無疑在電商的發展下崛起的。

又一民族鞋業跌落神壇:曾有4000多家門店,今訂單「消失」

一位製鞋業分析師認為,國內鞋業巨頭業績的下滑趨勢不可逆轉。除了電商渠道的衝擊,外資品牌的進入,也將進一步分食國內市場,就像在服裝行業一樣,優衣庫、Zara、H&M等全球快時尚品牌,將國內的傳統知名品牌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按此發展下去,鞋也一樣會面臨此危機。

因此,對於紅蜻蜓等鞋業巨頭來說,想要存活下去,就必須做出調整和改變,不然可能就會像班尼路等品牌一樣,再也起不來。

百麗、達芙妮、千百度,鞋業正遭遇危機

「款式老,年輕人不喜歡,適合中老年人;但老年人又不好穿,鞋瘦,還給你來個大高跟兒,賣誰去呢!」於是,傳統知名鞋品牌的好日子全都隨之一去不復返。

百麗,中國真正的「女鞋之王」,曾連續12年在中國女鞋銷售中居榜首,在全國開設了2萬多個網點;如今,從港交所退市,最厲害的時候,平均一天關3家店。

達芙妮,有著「大眾鞋王」之稱,最輝煌的的時候,達芙妮一共有2萬家銷售點;內地賣出的女鞋中幾乎每五雙就有一雙來自達芙妮旗下的工廠;連續5年榮登內地女鞋的第一品牌。然而,2015~2017年,三年一共關了近3000家店鋪,在2016年,就虧損了八個億,如今陷入虧損「泥潭」。市值也從170億,跌到了8億。

星期六,2017年巨虧3.52億元,一年虧損相當於此前七年的利潤總和。

又一民族鞋業跌落神壇:曾有4000多家門店,今訂單「消失」

千百度,2018年上半年預計虧損2000萬,市值遭斷崖式下跌,跌去一半以上。

這正是國產女鞋行業正在發生的故事。

對於紅蜻蜓來說,跨界金融投資實屬無奈!行業寒冬漫漫,「只有讓自己能活著,才有資格和資本談創新」,而眼下,對於紅蜻蜓來說,顯然保證增收盈利才是頭等重要的任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