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人最危險,因為你找不到他的破綻
发布时间:2018-10-07 00:20:50
有種人最危險,因為你找不到他的破綻

據說當年,雷軍剛創立3年的小米估值已經是100億美金了,意氣風發的雷軍請了一干舊部吃飯,其中就有正在做暴風影音的馮鑫。

大受刺激的馮鑫想不明白,他跟著雷軍摸爬滾打多少年了,智商、情商、性格和習慣都非常熟悉,但為什麼是再熟悉不過的雷軍突然就做出了一個商業奇蹟呢,實在是想不通。

於是,馮鑫單獨又找到雷軍請教,「我們認識這麼久,你說我馮鑫到底哪有問題?為什麼我創業,怎麼做成這樣?是不是我有什麼破綻?」

接著雷軍說出了後來被無數年輕人奉為圭臬的創業「真言」:

「第一,你找的方向不夠大。第二,你得找個人幫你。第三,你對錢認識不深刻。」

自古以來,人和事就是分不開的,人有破綻,事情就有失敗的風險,而常人吃五穀雜糧,生七情六慾,自然不免會有許多的破綻。

而所謂無欲則剛,有些人不貪金銀財寶,也不好美酒美色,只為了實現自己的抱負——這樣的人想想都覺得可怕。

有種人最危險,因為你找不到他的破綻

歷史上不乏這樣的人物,其中比較突出的一個人就是明朝的姚廣孝。

姚廣孝,江蘇蘇州人,家族世代行醫,十四歲的時候姚廣孝剃度出家,法名道衍。雖然是做了和尚,但他拜了個道士席應真做師傅,學習陰陽術數。

席應真也是個奇人,其陽術數之學造詣深厚,包括算卦、方術、兵家、占卜、天文、權謀機斷等陰陽陽術數,這派學問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戰國時期的鬼谷子,如大名鼎鼎的蘇秦張儀等就是他的弟子。

因此,姚廣孝師徒所學其實是縱橫捭闔的權謀戰略,而此類學問的用武之地最好就是天下大亂之時。

雖然姚廣孝是學了一肚子的權力鬥爭,也曾交遊全國,飽經世面,但他一直沒有遇到施展才華的舞台。

在嵩山寺遊覽時,著名相士袁珙對姚廣孝說,「你是個奇特的僧人!眼眶是三角形,如同病虎一般,天性必然,嗜好殺戮,是劉秉忠一樣的人!」(劉秉忠是元朝忽必烈的重要謀士,也是個和尚,忽必烈能登上帝位,劉秉忠功不可沒。)

說和尚嗜殺,簡直比對著和尚說禿驢還嚴重,但姚廣孝聽後大喜,直可與聽聞自己是「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的曹操相比。

有種人最危險,因為你找不到他的破綻

四十歲的時候,朱元璋詔令精通儒書的僧人到禮部應試,姚廣孝以通儒僧人的身份被召入京師,但只獲賜僧衣。又5年,經僧錄司右覺義來復、右善世宗泐推薦,姚廣孝才得以入天界寺謀一僧職。

對比同樣是和尚出身做開國皇帝的朱元璋,半生碌碌無為的姚廣孝還只能是潛伏爪牙忍耐。也許他曾經想過,再沒有機會的話,也許一身所學只能和師傅一樣被歷史埋沒下去了。

但命運流轉,時勢使然,又兩年,姚廣孝的機會終於來了。

1382年洪武十五年,馬皇后病逝,明太祖挑選高僧隨侍諸王,誦經祈福。當時,道衍得到僧錄司左善世宗泐的舉薦,與燕王朱棣結識並相談甚歡,其後姚廣孝隨朱棣前往北平。

雲從龍,風從虎,君臣相遇,風雲際會,魚水相得。

以後,就是時間問題了。

有種人最危險,因為你找不到他的破綻

1398年,明太祖朱元璋駕崩,建文帝繼位,並實行削藩之策。周王朱橚、湘王朱柏、代王朱桂、齊王朱榑、岷王朱楩相繼被廢,燕王朱棣朝夕不保。

姚廣孝勸朱棣起兵,而朱棣猶豫不決,一是因為自己的實力不足以和朝廷對抗;二是因為天下已定,大義在建文帝手裡,民心歸屬朝廷。

朱棣問,「百姓都支持朝廷,怎麼辦?」。姚廣孝答,「臣只知道天道,不管民心。」

對朱棣來說,他有牽掛,有顧忌,在當時看,論天時地利與人和,他的勝算十分渺茫。但對姚廣孝而言,這已經是最好的機會,蹉跎大半生,年過六十,沒有聲色的享受,只有孤獨和寂寞相伴,一心只想抱負得到施展,哪怕是萬分之一的幾率,哪怕是入地獄,也在所不惜。

隨之堅定信念的朱棣終於反了,號稱奉天靖難,起兵和侄子建文帝打擂台。

可是,戰爭只有決心是不夠的,戰爭打得是大勢、資源和後勤,雖然朱棣善戰,但建文帝傾一國之力打他,朱棣很快就舉步維艱,陷入了困龍池。

這時候,姚廣孝提出了無比瘋狂也無比正確的建議:如果打消耗戰,朱棣只能是日漸被消磨下去,一城一池的打過去是沒有任何勝算的。為今之計,只有出奇制勝,不要和周邊的軍隊糾纏,應該趁著京師兵力單薄,兵貴神速,直搗黃龍。

如此,一招定天下。

有種人最危險,因為你找不到他的破綻

以方瑜之地,冒天下之大不韙,在萬不可能中置之死地而後生,四年而成帝業,姚廣孝和朱棣終於逆轉了乾坤。

後世張廷玉評價道,「帝在籓邸,所接皆武人,獨道衍定策起兵。及帝轉戰山東、河北,在軍三年,或旋或否,戰守機事皆決於道衍。道衍未嘗臨戰陣,然帝用兵有天下,道衍力為多,論功以為第一。」

功業已成,姚廣孝/道衍已經完成了平生所願,於是想功成身退。

朱棣想讓道衍蓄髮還俗,上朝為官,不受。朱棣又賜他府邸、宮女,仍不接受。道衍平時只是居住在寺廟中,上朝時便穿上朝服,退朝後仍換回僧衣。他到蘇湖賑災時,回到故鄉,將獲賜的黃金財物全部分發給宗族鄉人。

姚廣孝一生,豈為富貴榮華?

甚至,姚廣孝也對時人蜂擁的名利也視若煙雲,儘管被人稱為黑衣宰相,可姚廣孝唯一感興趣的大概只有對天下大勢的演化、參與。

在世八十四年,姚廣孝可謂進退如意,善始善終,在這點上,就是劉伯溫也有所不及。

有種人最危險,因為你找不到他的破綻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韌不拔之志。

對今天的人來說,姚廣孝這樣的人是萬萬做不了的,三萬六千日,連享受都不夠,沒有酒色相娛,怎度有生之涯。

但想做出一番事業的欲望是人人都有的,畢竟,事業成功往往意味著榮華富貴、名利雙收。

你看創業大潮中,創業者如過江之鯽,大多數人一開始還不是為了自己的財富、名利和地位?而這樣的人,一般只能做個小買賣人,因為他心裡只有自己的利益——這也是他們最大的破綻。

如果再往上走,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創業者不得不開始考慮公司全體成員的利益,承擔讓所有員工都能獲利的責任,然後才有自己的提升,這時候他們可以真正稱作老闆——破綻還有,就是沒有創新。

其後,如果還能夠繼續前進,那麼創業者就必須考慮對行業的改善和貢獻,比如馬雲和阿里改變了零售業,提高了行業的效率和格局,讓用戶受益,促進了行業的發展——這時候,創業者的破綻就比較小了,如果說的話,就是容納萬物的胸懷和格局大小的事了。

當創業者能夠站在山巔,既有家國情懷,又心繫眾生,那基本上你就算有破綻有沒有什麼人可以傷害到你了,一半天意,一半人為,就看時勢了。

有種人最危險,因為你找不到他的破綻

君子慎獨,一個人自身擁有的越多,想從他人身上獲得的就越少。

那他的破綻就越少。

到了這種境界,《教父》中所說的「讓朋友低估你的優點,讓敵人高估你的缺點。不要憎恨你的敵人,那會影響你的判斷力。 」之類,已經是太過刻意了。

我們最常犯得錯誤之一,就是忽略、忘記了歷史對我們的啟迪,以史為鑑,不但可以明得失,也能夠讓自己知榮辱,少一點破綻。

生而為人,當人各有志,又能達成志向,才是不負此生。

你說是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