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或正將萬億赤字風險轉嫁十國,印度經濟或面臨無處借錢的困境"
发布时间:2019-10-08 15:13:59
"

路透上周對50多位外匯分析師的調查發現,美元漲勢將至少再持續六個月,將以強勢姿態邁進2020年,據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最新數據,匯市投機客繼續增持美元淨多倉,這種趨勢短期內不太可能改變,因自2018年初以來,全球碎片化的經濟趨勢衝擊了多數經濟體,提振對美元計價資產的需求,令美元保持強勢。

由於美元儲備貨幣的特殊地位,美國的每一次貨幣舉措,都牽動著全球金融和資產市場的走勢,對此,Coutts的投資經理表示,美聯儲每次的貨幣舉措都會拿脆弱經濟體開刀,就像一群野生牛羚正在渡河,獅子會挑年幼體弱的下手......,其它整群牛羚會繼續前進。

儘管,美聯儲的貨幣政策開始轉向寬鬆,並宣布近10年來的第二次降息,並計劃在2019年10月縮表計劃結束之後重新購買美國國債,這也就意味著美聯儲正式向全球市場發出了最新的貨幣流向信號。

事實上,自9月17日以來,美聯儲已經開始擰開印鈔機的「水龍頭」,已經累計向市場投放了超6000億美元的流動性(約4.3萬億人民幣),以壓低利率,與此同時,我們也注意到,近期,支撐美元走強的基本面因素並不是很多,但彭博美元指數今年已上漲了2.1%,刷新2017年6月以來新高,這些數據正如路透上周對外匯分析師所調查的結果那樣,強勢美元隨時可能捲土重來。

近一個月以來各短期限美債價格暴漲,已經使得短期美元流動性緊張,而目前,包括美國在內的外匯融資市場的美元荒不僅沒有得到緩解,反而變得更趨緊,Libor-OIS息差已經呈現收緊趨勢,這在最近幾月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的背景下得到了印證,這代表著美元市場短期流動性趨緊,意味著借入美元的成本變得越來越高,美元荒再次開始在美聯儲降息的背景下在全球貨幣市場呈現出來,且這種美元荒現象可能會持續下去。

據路透近日監測到數據顯示,投資者通過交叉貨幣基差互換將歐元、英鎊或日元換成三個月期美元所需要支付的溢價接近今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對此,Jefferies經濟學家表示,在這樣的環境下,短期市場利率年底前可能會面臨巨大的上行壓力,此外,歐洲、英國、部分新興市場寬鬆貨幣政策的預期令本幣承壓,市場擔心全球市場可能要面臨一場貨幣危機。

對此,摩根大通在最新報告中表示,美元仍然相當強勁和市場需要看到更多的增長觸底正是新興市場貨幣面臨兩個挑戰,而知名趨勢預言家Gerald Celente也在近日撰文警告,從以上市場反饋來看,這可能也意味著,一場全球貨幣「大崩敗」或將再次來臨,而進入10月以來的前一周,美國10年期基準國債收益率連續七個交易日下跌、累計跌幅20.82個基點(新債獲強勁需求)就是最好的註腳。

如此一來,那些外債高企、外儲薄弱及高通脹威脅的經濟體都將不斷陷入美元融資成本變貴及市場上的美元回流美國的模式,當美聯儲大開量化寬鬆放水閘門時,美元作為國際貨幣就會源源不斷地向全球各地輸出,然而,我們知道,放出去的水不但需要加以回流,反而需要水漲船高,而這也幾乎成為美元開啟不同貨幣周期的主要目的之一,而此時的美國頁岩油和農業戰略正在推動其流入速度。

說到底,這更像是美元精心炮製了收割這些市場投資者財富的過程,也是美國財政將每年近萬億美元的赤字風險和高達22.8萬億美元美國聯邦債務總額風險轉嫁給多個市場的進程,因為多年來這些市場憑藉著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快速膨脹,養成了對短期廉價美元融資的依賴,但在美元荒出現時,此時,這些市場的貨幣當局必須出售外匯儲備以維持固定匯率,但這樣卻進一步加劇了國際收支赤字。

而根據彭博社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除了近幾個月陷入困境的土耳其和阿根廷市場外,目前還有像印度、巴基斯坦、奈及利亞、黎巴嫩、厄瓜多、烏克蘭、埃及、巴林這8個國家或也正面臨著美元荒的挑戰,由於這些市場本國實際的美元積蓄少之又少,美元升降息前後的過程中,美元資本紛紛撤離,最終這些市場則會不斷上演流動性停滯的困頓景象。

以印度市場為例,最新數據顯示,印度二季度GDP增長放緩至六年來的最低點5%,已連續第五個季度放緩,並使得印度的影子銀行陷入困境,失業率飆升至45年來的最高水平,這標誌著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並向多領域蔓延,而近二周以來的油價上漲對一個主要靠進口原油的國家來說,又增添了一個不利因素。

對此,彭博社稱,全球投資者們已經對莫迪經濟學失去希望,印度出現大規模資本外流,基金經理們正在以創紀錄的速度在印度市場拋售,自8月份以來,外國投資者分別在股票和債券市場上出售了54.9億美元和93.4億美元,預計將出現至少自1999年以來規模最大的季度拋售潮,而這背後正是印度經濟數據已經連續出現迅猛跳水,可能正在醞釀一場經濟和市場風暴。

更壞的消息表明,印度央行數據顯示,截止7月,印度外儲已經大跌至約為4018.79億美元,但據經濟學人雜誌近日報道,僅截止2018年底,公共債務增加了近1.4萬億盧比,達到83.4萬億,這一數值達到了該國外儲的2.5倍以上,這就意味著當低外儲遇到高外債時,印度陷入貨幣的脆弱模式在所難免,使得該國抵禦經濟風險的能力十分脆弱,而這也可能也是近日華爾街大鱷羅傑斯重新發出「狙擊印度經濟」號令的部分原因。

對此,彭博社近日援引專欄作家AndyMukherjee的觀點報道稱,接下去數月內,在美元仍在走強的背景下,印度聯邦需要解決金融動盪的問題,並儘可能地吸引留住海外資金。而近期,印度的債務困局正不斷加劇,這也間接說明,全球資金正不斷從印度撤離的另一個最新進展。這引起了投資者對外國資金大量流出和盧比貶值的擔憂,今年以來,印度盧比兌美元匯率已經下跌了1.6%。

最新數據顯示,截止9月底的七個月以來,印度影子銀行對印度公共債券的信貸利差保持在超過五年平均水平兩個標準差以上,近期外國投資者在印度公共債務中的份額從一年前的4.5%下降到2018年底的3.6%,這說明,越來越多的全球投資者都不再看好印度經濟,外國資金不會永遠留在印度。(完)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