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過王健林,藥神夫婦躋身中國富豪前五,20年逆襲市值超4000億"
发布时间:2019-10-11 11:28:21
"

文 | AI財經社 牛耕

編 | 明萱

本文由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台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A股+H股的雙料藥神,如今登頂2019胡潤富豪榜前5。兩個陌生的頂級富豪引起全社會關注。

10月10日,新的胡潤百富榜上,孫飄揚、鍾慧娟夫婦憑藉1750億元資產,躋身中國前五富豪,僅次於美的何享健父子、許家印、馬化騰和首富馬雲。而王健林家族也僅以1200億元資產名列第9。

夫妻二人分別掌管恆瑞製藥、翰森製藥,其中恆瑞醫藥更以3480億元市值,成為中國市值最高的前10大民營企業,超過海康威視。

除了夫妻自己登頂富豪榜,恆瑞醫藥還是不折不扣的「造富機器」:將岑均達、董偉、吳羽嵐、蔡紅兵、鄒浩、徐敏燕等6人也均送上胡潤富豪榜,其中資產最高的排名前百,高過中通的賴梅松。

對此,胡潤本人也評價道:「孫飄揚、鍾慧娟夫婦創造了一個世界第一,夫妻兩人都創立了規模可觀的獨立企業。」

中國藥神

2018年電影《我不是藥神》炒活了印度仿製藥格列衛,而中國有三家企業正生產這種藥物,其中一家就是與恆瑞醫藥協同作戰的江蘇豪森(翰森製藥)。據《中國企業家》報道,在醫藥界,豪森藥業被稱為恆瑞醫藥的影子公司,連內部年會都將銷售額加起來總結。

在醫藥界,說恆瑞醫藥是「中國藥神」毫不為過。「恆瑞醫藥是中國醫藥企業中的龍頭,不管是仿製藥還是創新藥,它的整體實力都是最強的。」有業內人士曾向媒體表示。

這家藥企是中國抗腫瘤藥、手術用藥和造影劑的龍頭企業。在《中國企業專利500強榜單》中,恆瑞醫藥位列第13名,也是醫藥企業的榜首。有媒體總結說,恆瑞醫藥主要生產「救命藥」。

根據2018年年報,恆瑞醫藥營收達到174.18億元,淨利潤40.66億元,過去三年起營收和淨利潤增速均高於19%。如今,其市值達到3679.34億元,市盈率則高達73倍,在過去飽受投資者質疑,但股價仍節節攀升。

業內人士認為,恆瑞「貴」的背後是其利潤含金量很高。有媒體用「無併購、零借款、高投入、高增長」來概括恆瑞:上市19年從無任何併購,所有負債幾乎全部來自經營產生的應付賬款、預收賬款。

此外,2018年,恆瑞醫藥研發投入占銷售比重為15.33%,高於同類企業正大天晴、復星醫藥的10%左右。從2012年起,恆瑞醫藥研發占營收比便從8%左右穩步上升至15%,並且所有研發投入均費用化,頗有「華為風範」。其計提壞賬準備時也毫不手軟。

二十年逆襲,市值超美團

1970年連雲港製藥廠成立時,只是一家生產紅藥水、紫藥水的小廠。是如今恆瑞醫藥董事長孫飄揚帶領它逆襲成中國製藥龍頭。

孫飄揚1982年畢業於有「醫藥黃埔」之稱的中國醫藥大學,被分配到連雲港製藥廠技術員。

1990年他扛起廠長重擔,次年拿全廠一年總收入120億元,購入抗癌藥異環磷醯胺的專利權,引起廠內轟動。這款藥上市後成為爆款,開啟了藥廠主攻「新、特」藥的道路。

1997年,連雲港製藥廠股改,更名「恆瑞醫藥」。2000年10月,公司在上交所掛牌上市,募資4.6億元。2003年到2006年,經歷一次撲簌迷離的MBO(管理層收購)後,孫飄揚成為公司實控人。至今孫飄揚都未直接持股,也未披露間接持股股份。

為躋身研發大廠,恆瑞醫藥交過幾筆「學費」:其曾花費2億元在上海建設研發中心、與瑞典生物公司MedivirAB合作,也遭遇過與賽諾菲-安萬特等國際巨頭的專利官司。最終,恆瑞奠定了從傳統仿製藥到首仿藥、創新藥的轉變。其招牌藥物PD1抑制劑(艾瑞卡)的指標也超過同行。

然而恆瑞醫藥還僅是傳奇的一半。1996年,鍾惠娟加入豪森藥業,她原本在江蘇師範大學拿到化學本科學位,曾在連雲港一所中學教化學,還服務於連雲港藥監局。在豪森藥業,鍾惠娟經歷副總經理、總經理,一路做到總裁,也是公司實控人。

2003年,豪森藥業進入中國藥企百強,其主營13種產品,遍布中樞神經系統疾病、抗腫瘤、抗感染、糖尿病、消化道和心血管等六大領域。《我不是藥神》里的格列衛,首仿藥昕維就由豪森藥業生產。

2019年,翰森製藥(100%持股豪森藥業)在香港聯交所上市,市值突破1000億港元,超過藥明康德。根據招股書,鍾惠娟及女兒持股75.66%,她也是中國醫藥界的女首富。

據媒體報道,豪森藥業經常與恆瑞醫藥並肩作戰,在藥品批文、產品研發、銷售渠道上不分彼此。2017年胡潤表示,豪森藥業甚至有趕超恆瑞醫藥之勢。如今,兩家企業總市值已超過4000億元,超過美團點評。

仿製藥迎來轉折點

10月9日,躋身中國前五富豪的孫飄揚還以另一種方式登上媒體。在當天的中國醫藥企業家科學家投資家大會,孫飄揚表示:目前恆瑞醫藥已暫停了一些仿製藥項目。

這源於9月公布的《聯盟地區藥品集中採購文件》,將開展跨區域聯盟藥品集中帶量採購,也稱「4+7」(在11個城市施行)。被納入採購名單的25個藥品將價格大幅下跌。孫飄揚表示:全球基本都在執行「4+7」的模式,非專利藥競爭降價。「國際上仿製藥也是這麼做,無可非議。」

今年1月,恆瑞醫藥就曾離奇大跌7%,引發市場關注。業內認為是去年12月國家「4+7」採購預中標結果出爐,中選藥品價格大幅下降。而恆瑞醫藥仿製藥比例較高,據藥智數據顯示,在2018年1月到10月獲批的仿製藥里,恆瑞獲批品種數量最多。

對於創新藥的窘境,恆瑞醫藥已在積極尋找出路。其大力投入的首仿藥就為創新藥研發埋下鋪墊。「我想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導到『創新』兩個字上。」恆瑞醫藥的研發總裁張連山曾表示,「仿製藥肯定是越來越難做了。」未來恆瑞醫藥將與國際藥企直接競爭。

值得慶幸的是,2019年8月,其自研的創新藥PD-1抑制劑(艾瑞卡)在國內上市,使恆瑞醫藥躋身PD-1第一梯隊。中國生物製藥的執行董事謝炘評價說,「我估計以今年的腫瘤藥銷售做統計,國內的廠家恆瑞是第一,中國生物製藥是第二。」這也被投資者認為將支撐起恆瑞醫藥更高的市值。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