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真的沒錢消費了?透過數據看如何刺激消費需求"
发布时间:2019-10-23 15:14:01
"

文 | 郭強

(郭強博士,供職於國內某大型商業銀行)

近日公布的第三季度GDP仍在下滑,但同時,9月的消費增加較8月有了小幅的提升,9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4495億元,同比增長7.8%。其中,除汽車以外的消費品零售額31097億元,增長9.0%。從分項數據看,主要是因為9月汽車銷售同比增速由上月的-8.1%增長5.7個百分點至-2.2%。那麼,消費增長是否還有空間?9月消費的這種邊際改善能否持續?

眾所周知,居民消費與可支配收入密切相關。2019年前三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882元,比上年同期名義增長8.8%;但同期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15464元,比上年同期名義增長8.3%。這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即居民人均收入與支出同比差降至了歷史新低。

從支出增速及消費結構來看,一方面表明三季度居民消費支出明顯發力。從上半年及前三季度的消費結構看,居民在教育文化娛樂方面的支出明顯提升,居住支出方面也有小幅增加。另一方面,由於支出增速快速提高,而收入增速並未出現大幅上漲,也給消費的進一步提升造成了一定的不確定性。

那麼是否就可以判斷消費的提升空間已經隨著居民收入支出差創歷史新低而被完全壓制?目前還不能這樣判斷。因為除了收入影響消費外,隨著消費觀念的改變與消費主力人群的換代,貸款消費也成為居民消費的重要手段,包括信用卡、消費貸、花唄等等一些工具。

這些工具的主要特徵就是期限短、易申請、到賬快、金額相對小。因此,居民的短期貸款也成為觀察消費的重要指標。

2019年前三季度,新增居民戶短期人民幣信貸規模累計為15400億元,占同期金融機構新增人民幣信貸的比重為11.3%,比2008年至2019年以來的平均水平11.5%都要低0.2個百分點。居民戶短期人民幣信貸規模絕對量與2017年同期大致相當,遠低於2018年同期水平。一方面,由於監管加強,部分消費者將消費貸、信用卡等短期貸款用於購房,這與中央「房住不炒」的政策導向嚴重脫節,導致居民的短期貸款增速有所下降;另一方面,當前的新增居民短期信貸占比處於歷史平均水平,並沒有透支四季度的增長空間。

但居民的消費支出與收入以及短期貸款並不是簡單的線性關係。其一,在未來預期收入不會大幅增長的情況下,可選消費(如奢侈消費等)支出的意願並不會很強烈,而基本的生活保障支出非常穩定。從三季度的支出結構就可以看到,食品菸酒、衣著類消費甚至有所下降。而三季度教育文化娛樂方面支出大幅提高,可能主要是暑假期間因素所致,今年赴港旅遊陷入冰點,而其他出境游的距離較遠,可能效應支出會有所增加,但由於還沒有具體的數據支撐,這裡只做可能性推斷。

其二,短期貸款的主要用途是大宗消費品支出。從經驗看,前期主要的短期信貸都用來購車和裝修。但汽車消費飽和已經嚴重拖累了汽車銷售,前幾年汽車快速增長實際上擠占了現在的空間。而政策扶持的電動車,由於種種不足並沒有得到消費者的實際認可。在有消費能力的幾個大城市,卻因為限購問題無法拓展消費規模。而房地產市場的疲弱也對裝修等支出造成了抑制。儘管宏觀上看,居民短期消費貸款仍有刺激空間,但是更大的問題是如何引導居民提高消費意願。

因此,從居民收入與短期貸款增長情況來看,當前消費增長疲弱,並不是因為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受限,而是由於消費限制和需求不足所致。消費限制的問題主要是政策方面的原因,如環保、擁堵等社會問題導致的汽車消費限制,這方面的影響主要取決於政策的調整和變化。

但需求不足的問題需要特別提一下,在解決溫飽問題後,其實很大一部分需求增長都是技術或者產品升級而帶來的。舉個簡單的例子,智慧型手機的出現,引發了一輪手機更換潮,而4G通信技術的出現,再次引爆了4G手機的銷售。值得注意的是,更換手機等這類需求都是消費者主動認可而進行消費升級,並非政策刺激的結果。

本質上,刺激消費的源頭在於刺激需求。以日本為例,消費也持續低迷,政府為了刺激消費,一是通過吸引國外遊客旅遊來提高消費總量,二是通過增加假期來刺激國內民眾的旅遊消費,即所謂的假日經濟。或許,決策層也可以借鑑一下這樣的思路,梳理居民消費的痛點,釋放居民的消費需求,從而找到消費增長的發力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責編郵箱:yanguihua@jiemian.com)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