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多國貨幣大潰敗或即將來臨,羅傑斯:可能只有一種方法能倖存"
发布时间:2019-11-28 11:30:18
"

由於美元在各國外儲和國際匯兌體系中的主導性貨幣地位,這使得美聯儲每一次貨幣鬆緊政策,都將牽動著全球市場的經濟走勢,特別是新興市場,對此,投資經理Coutts表示,美聯儲每次的貨幣舉措都會拿脆弱的經濟體開刀,就像一群野生牛羚正在過河,獅子總會攻擊那些年幼體弱的......,而其它整群牛羚則會繼續前進。

這在最近幾月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的背景下得到了印證,這代表著美元市場短期流動性趨緊,Libor-OIS息差已經呈現收緊趨勢,意味著借入美元的成本變得越來越高,美元荒再次開始在全球貨幣市場呈現出來。

數據顯示,投資者通過交叉貨幣基差互換將歐元、英鎊或日元換成三個月期美元所需要支付的溢價接近今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且這種美元荒現象可能會持續下去。

不同美元周期的歷史數據

對此,Jefferies經濟學家表示,在這樣的環境下,短期市場利率年底前可能會面臨巨大的上行壓力,此外,歐洲、英國、部分新興市場寬鬆貨幣政策的預期令本幣承壓,市場擔心全球市場可能要面臨一場貨幣危機。

數周前,BWC中文網國際財經團隊對全球30多名金融專業人士的調查顯示,他們大多數認為,美國債券是目前最脆弱的資產,華爾街大鱷、投資大師羅傑斯更是用了十分肯定的語氣警告稱,美國在龐大的債務問題重壓下,美國金融市場面臨著比2008年金融海嘯還要嚴重的一場危機,受美國債務及美股高估值的影響,美元資產或將成為威脅。

比如,近期,歐洲多國、土耳其的市場動盪雖終於暫時安撫了市場,但一場世界性貨幣大崩潰可能正在臨近,知名趨勢預言家Gerald Celente也在上周再次撰文警告,全球貨幣崩潰即將來臨,這對市場造成的衝擊遠遠大於新興市場危機引發的震盪。

同時,美聯儲也從10月24日開始每月購買600億美元短期國庫券,持續到2020年第二季度,也就是說,近一個月以來,美聯儲雖然口頭上以"非QE4"為背景,但"身體卻很誠實",擰開印鈔機的水龍頭一直通過頻繁的隔夜回購操作向短期融資市場大放水注入流動性,比如,僅9月30日開始後的9個工作日就連續向市場放水了近5210多億美元(約3.8萬億人民幣)的流動性,以壓低利率。

但我們注意到,就在美聯儲如此快速而猛烈的印鈔速度的背景下,目前,外匯融資市場的美元荒不僅沒有得到緩解,反而變得更趨緊,甚至美元貿易加權指數也在近二周創下歷史新高,超過了2002年的峰值,且可能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根據美國銀行的說法未來兩個月的流動性將出現短缺

接下去,如此龐大的萬億流動性投入市場,其溢出效應對全球貨幣市場產生的影響將是顯而易見的,特別是新興市場,這也印證Gerald Celente警示的貨幣崩潰風險信號越來越強的分析。

根據彭博社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目前阿根廷、土耳其、黎巴嫩、厄瓜多、埃及、巴林、巴基斯坦和奈及利亞這8個國家的經濟或正面臨著短期美元流動性趨緊後巨大的經濟挑戰。

而這背後體現的正是,在美元融資成本高企的市場環境下,由於這些市場實際外儲中的美元積蓄少之又少,在美元升降息前後的過程中,美元紛紛撤離流向更安全的高收益市場,最終這些市場則會不斷上演美元流動性停滯的困頓景象。

事實上,美聯儲和歐洲央行近日傳遞出的貨幣政策信息已經再清楚不過,他們看到了世界經濟和金融系統中存在的重大問題,對此,一位傳奇人物對當今世界重大經濟和金融風險提出一些新見解,他就是貨幣歷史波動的埃格.馮.格雷耶斯,他在Goldmoney上發表的最新文章認為現在全球市場存在10大經濟和金融風險。

回顧2019年全球經濟宏觀面不確定因素眾多,而2020年,許多風險仍然充斥著世界各地,這些經濟和金融風險包括:

德銀認為,2020年,美債是否還會有大量投資者買單?這可能是市場的重大風險之一;

美聯儲和歐洲央行重啟量化寬鬆,風險資產沒有上漲行情,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工具被用完,意味著全球對固定收益產品的需求減少,日本央行繼續放緩量化寬鬆,意味著全球對固定收益產品的需求減少;算法驅動及風險平價驅動是在全球市場中的快速交易是最重要的市場風險之一;

全球債務漲至歷史新高250萬億美元,這些借貸者或也無法在利率正常化時融資,相當一部分債務或永遠無法兌現;

全球中央銀行們的資產負債表上有20萬億美元,都是無力償還的; 全球經濟發展的不平衡繼續加劇;全球貨幣競相貶值,有20多個國家的利率都為零或以下,全球超過17萬億美元的負利率債務,這無法支撐,對於全球紙幣系統來說,隨意印鈔,貨幣將變得毫無價值;

全球金融衍生品價值1.5萬億美元,但隨著交易對手破產,這些衍生品可能將崩潰,同時,過度槓桿化的歐美銀行系統——槓桿率達到20至50倍。

說到底,這更像是美元精心炮製了收割這些市場投資者財富的過程,也是美國財政將每年近萬億美元的赤字風險轉嫁給多個市場的進程。不過,對於投資者來說,多聽聽一些市場警告聲總不是件壞事,這體現了市場對全球經濟陷入衰退感到擔憂。

對此,被譽為最富遠見的國際投資家羅傑斯最後建議投資者要為最壞的情況做準備,他稱,保護自己投資的唯一辦法就是投資或從事自己所熟知的領域,唯一的倖存者可能將是那些知道自己做什麼的投資者。

正在這些背景下,分析認為,今後很長一段時間,隨著中國國債被納入摩根大通和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預期此將吸引約1.2萬億美元資金在未來五年流入中國債市,高盛進一步稱,這其中有2500億美元可能來自全球央行,因在主要經濟體中,中國是為數不多的無風險債券收益率仍高於歷史低位的國家之一,這是吸引外資的核心因素,這在美聯儲三次降息使得人民幣與美元利差進一步擴大的背景下變得更加明確。

另據路透社11月11日援引環球資產管理公司景順經濟學人智庫發表的一項針對全球411名資產所有人及專業投資者的最新調查數據顯示,儘管全球經濟增長存在諸多風險,但仍有超過80%的投資者計劃在未來一年內大幅或適度增加對中國資產的投資配置。(完)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