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紅牛商標到期,泰國稱不再續約,他卻靠賣飲料身家750億超雷軍
发布时间:2018-10-01 00:22:47
中國紅牛商標到期,泰國稱不再續約,他卻靠賣飲料身家750億超雷軍

文 | AI財經社 王恩群

編 | 明萱

加班熬夜,人們常喝的紅牛飲料可能要消失了。

據公開資料顯示,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正式註冊於1998年9月29日,法人代表為嚴彬,紅牛維他命飲料(泰國)有限公司持股88%。公司註冊時,營業期限為20年,將於2018年9月29日到期。紅牛官網也證明了這一點。

紅牛官網於9月29日針對此事,發表公告稱,公司目前工商登記的營業期限二十年,係為滿足公司設立時的相關外資註冊審批對登記年限的特別要求,並不代表本公司的經營期限僅為二十年。根據本公司合營各方早已形成的有約束力的法律文件,本公司的經營期限為五十年。

隨後,包括紅牛維他命(泰國)公司在內的,聯合持有95%股權的公司發表聯合聲明稱,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經營期限業已屆滿,應當立即清算,並停止與清算無關的一切經營行為。

同時表示,在過渡期內,泰國天絲將決定啟用新的合作夥伴和運營模式提供紅牛產品,避免給紅牛員工造成負面影響,並妥善安排紅牛維他命的員工。

中國紅牛商標到期,泰國稱不再續約,他卻靠賣飲料身家750億超雷軍

憑藉紅牛發家的嚴彬

關於經營期限到期後是否續約,雙方的爭執,早在公司註冊時,已經埋下。

紅牛源自泰國。上世紀七十年代,紅牛飲料創始人許書標研製出一款滋養型飲料,取名紅牛。據稱紅牛飲料中加入了咖啡因、muco-纖維醇和維生素B等元素,使得它具有提神醒腦的功能。這一功能深受熬夜加班人士的歡迎,紅牛很快風靡東南亞,隨後進入歐洲、美洲市場。

紅牛飲料一直渴望進入中國市場。1993年,海南紅牛成立,但中國商品分類目錄中並沒有功能飲料這一項,紅牛因此沒有拿到政府審批。兩年後,72歲的許書標遇到了41歲的嚴彬,此後23年的,嚴彬成為了紅牛最重要的商業夥伴之一。

此前,地地道道的山東人嚴彬在泰國已經闖蕩近20年,並加入了泰國國籍。在與泰國天絲合作前,他曾在泰國做地產生意,和國內企業來往密切。

在嚴彬的幫助下,1995年,紅牛進入中國市場,成立合資公司,註冊資本為5602萬美元。許氏家族和嚴彬的持股比例分別是68%和32%,懷柔區國資委旗下的鄉鎮企業總公司占股1%。正是嚴彬引入的國資,幫助紅牛獲得了中國市場的准入資格。

1998年,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重新註冊。其中泰國紅牛占股88%,許氏家族獨資公司英特生物製藥控股有限公司占股7%,嚴彬獨資公司環球市場控股有限公司占股4%。交叉持股後,最終許氏家族和嚴彬所占有的股份分別為,66.84%和32.16%。

在此後的發展過程中,許書標和嚴彬分工明確。嚴彬負責產品的生產和銷售,許書標為其提供技術、品牌授權等。紅牛飲料在中國市場的銷量越來越好,主導中國市場的嚴彬話語權也越來越大。不僅搶先在中國註冊了商標,甚至自建工廠,形成自己的生產銷售渠道。

嚴彬曾表示:「最好的時候,紅牛一年賣60億罐,有50個工廠。」2017紅牛的年銷售額為196億元,市場份額占比高達58%,占據中國功能能飲料市場的半壁江山。

在2017年胡潤百富榜上,嚴彬以750億元身價排名第18位,超過了小米董事長雷軍,京東CEO劉強東等多位大佬。2016年11月,嚴彬還接受川普邀請,參加總統就職典禮。但隨著嚴彬身價的逐漸走高,與泰國天絲的關係也越加緊張。

9月19日,據北京商報報道,紅牛(RedBull)商標持有公司泰國天絲相關負責人表示,「鑑於嚴彬缺乏對合作夥伴尊重、信任和公然無視各方利益的這些行為,泰國天絲和許氏家族將不會再考慮與嚴彬的任何合作。」

中國紅牛商標到期,泰國稱不再續約,他卻靠賣飲料身家750億超雷軍

矛盾激化

紅牛在各地的經營方式一直都是合夥制。1984年,憑藉和奧地利人梅特舒茲合作,紅牛打開了歐洲市場。其共同成立的奧地利紅牛公司,許氏家族持股比例為51%。相較於梅特舒茲與泰國紅牛方面的合作,泰國紅牛的中國合作夥伴嚴彬,顯然更具野心。

從1998年合資公司成立之後,嚴彬就開始染指「紅牛」商標註冊。2014年,除核心的32項商標之外,嚴彬已將其他大多數類別的紅牛商標註冊。同時,嚴彬控制的華彬集團,分別在成立了紅牛維他命廣東、湖北、江蘇三家公司,負責紅牛的生產和銷售業務。

2009年,許書標持有的泰國天絲醫藥授權紅牛維他命飲料公司使用紅牛商標(僅限中國大陸),時長為7年,至2016年10月停止。

事情的變化發生在2012年。這一年,86歲的許書標過世,其子許馨熊成為泰國天絲和泰國紅牛飲料有限公司的CEO。許氏家族和嚴彬的關係逐漸發生變化。在許書標時代,泰國天絲對於中國紅牛一直放權,而許馨熊則不這樣認為。2014年,許馨熊委託環球律師事務所對中國紅牛進行調查,雙方矛盾公開化。

實際上,在正式訴訟之前,雙方曾開過一次會。會議決定將雙方和合資公司及旗下公司所有搶注的「紅牛」商標和外觀專利轉讓給泰國天絲。達成協議之後,許氏家族也提高了嚴彬在泰國紅牛中的股權比例,由此前的32%提高到當下的49%。嚴彬在中國紅牛方的持股也提高到了47.12%。

這一舉措並未真正緩解雙方的矛盾。2016年,隨著彼時許書標授權的紅牛商標到期,許氏家族決定停止續期。但此後,紅牛維他命仍然繼續生產銷售紅牛產品。泰國天絲認為這一行為侵犯了泰國天絲對於紅牛的商標,就此起訴了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北京紅牛飲料有限公司等諸多子公司。

同時,對於嚴彬曾經成立的三家生產銷售公司,泰國天絲方也認為,其未經許可生產、銷售公牛產品。但關鍵原因在於,持續盈利的合資公司從未向大股東許氏家族分配過利潤。到了2017年,嚴彬的財富增加到了110億美元,第一次超過了擁有93億美元財富的許氏家族,這或許成為雙方矛盾激化的關鍵。

官司

在商標許可協議到期後,泰國天絲起訴了中國紅牛。泰國天絲認為,在沒有合法授權的情況下,中國紅牛仍舊生產銷售紅牛產品,涉及商標侵權、不正當競爭等。

許氏家族認為,中國紅牛的品牌價值二十年間增長了將近100倍,但這期間,嚴彬控制的華彬集團在生產和銷售端,卻持續的為自己公司輸送利益,作為大股東的泰國天絲並未從中獲得應有的利潤。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華彬集團成立的三家公司,承擔的生產和銷售業務,遠大於此前雙方合資成立的公司。許氏家族的代理律師曾表述,合資公司初期的銷售體系,在華彬集團成立公司後被打破。華彬集團已經將紅牛的銷售業務全部轉到了自己公司。

此前許氏家族曾希望能夠收購華彬控股的湖北、廣東和江蘇的三家紅牛生產銷售公司。但這一收購方案被嚴彬以價格過低為由拒絕。收購失敗後,許氏家族隨即對華彬集團提起訴訟。

2017年,泰國天絲起訴了中國紅牛的包裝商奧瑞金,要求對方立即停止製造擁有「紅牛」及相關圖形的商標的商品,並賠償相應經濟損失。奧瑞金為中國紅牛料罐生產的長期合作商,提供了60%以上紅牛料罐的生產。

作為反擊,華彬集團也對許氏家族發起訴訟。嚴彬控制的紅牛維他命希望法院能夠確認紅牛及相關商標歸中國方所有,同時希望泰國天絲將紅牛的註冊商標轉移到紅牛手中。2018年8月14日,在此案開庭前的兩天,紅牛維他命卻主動撤訴了。

這一年,雙方徹底撕破臉,彼此之間爆發了大規模的法律訴訟。但截至目前,大多數的法律訴訟都還在走流程。

除了訴訟案後,泰國天絲也發現了紅牛維他命的諸多問題,許氏家族嘗試同嚴彬達成和解,但遭到了拒絕。盛怒之下,泰國天絲召開董事會罷免嚴彬擔任的紅牛維他命董事長職務。可因公章和營業執照等關鍵證件掌握在嚴彬手中。這場罷免並未起到實際作用。

中國紅牛商標到期,泰國稱不再續約,他卻靠賣飲料身家750億超雷軍

(圖片來自網絡)

各自新公司

早在2014年,嚴彬就已經意識到了危機的存在。

2014年,華彬集團收購美國椰子水品牌「維他可可」25%的股權,並及時將產品推向市場。2015年,華彬集團又以1.0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挪威高級瓶裝水品牌「VOSS」51%的股份。2016年,華彬集團推出「戰馬」功能飲料,隨後推向市場。

「戰馬」是嚴彬最為看重的品牌。嚴彬希望藉此證明自己在渠道和銷售上的能力。並向許氏家族表明,華彬集團對於中國紅牛的重要性。2018年,嚴彬為新的功能性飲料戰馬制定合計15億元的銷售目標。但「戰馬」卻一直表現平平。

泰國天絲也開始了自己的動作。許氏家族加強了對海南紅牛的投資力度,並試圖將此前一直合作的奧地利紅牛引入中國。2014年,國際版紅牛進入中國市場。2015年,許氏家族將海南紅牛的經營範圍擴大為「食品和飲料的生產、儲存、進出口、批發和佣金代理及相關活動,以及技術服務與諮詢服務」,試圖做好接替此前合資公司的生產和銷售。

2018年3月,泰國天絲授權合作方生產一款名為「紅牛安奈吉」的飲料。據泰國天絲方表示,「我們正在評估各種方案,包括啟用新的商業模式,並將採取所有必要措施來保證紅牛繼續為中國市場和中國消費者服務。」但此後,紅牛安奈吉卻並未被推向市場。

據尼爾森數據顯示,過去的兩年,中國紅牛的營收持續下跌,跌幅分別為7%和19%,中國紅牛的市場占有率也從2016年的63%,跌至如今的58%。營收的下降,與其他品牌的入場密不可分。包括東鵬特飲、樂虎等品牌在內,都在持續蠶食紅牛的市場份額。2017年12月,功能飲料品牌卡拉寶稱,將在未來的三年內持續投入20億元,用於中國市場的推廣銷售。

如果此時,中國紅牛與泰國方合作中斷,對方都是巨大的損失。面對激烈的競爭,想要重新建立品牌,運營銷售都是困難的。儘管泰國天絲對於嚴彬不滿已久,目前雙方仍舊需要彼此配合。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雙方糾紛的本質在於利潤分配不均,不排除未來利益分配達成一致,雙方還是繼續合作的可能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