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发布时间:2018-10-02 21:44:59

生吃蟑螂什麼味兒

歡迎關注公眾號【薩蘇】(sasutime)

「生吃蟑螂什麼味兒?」小李聽到我這麼問,臉上的表情露出一絲驚異,和任何一個正常女生沒有什麼差異,然而,隨後她便回答道:「我知道啊,因為我嘗過啊。」

果然不同凡響。

我本來便知道她會有不同表現的,因為她的老爹老李先生,可是養著三億隻蟑螂的。作為或許是天下最熟悉蟑螂的女生,小李很另類地用蟑螂來類比自己的老爹——只不知道李老爹會不會像愛喵人士一樣用孩子來形容自己飼養的寵物(小李姑娘的眉毛可能會立起來)。

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反正估計所有的老爹都拿閨女沒辦法,小李姑娘任性地拿老爹和蟑螂比較,聲稱自己老爹每天工作勤奮,動作敏捷,和蟑螂疾奔的狀態近似,而堅持飼養蟑螂,百折不撓,又有著和蟑螂一樣「打不死」的精神。

那是肯定的,如果沒有小強一樣的精神,在地球的任何一個地方也很難帶著三億隻蟑螂生活下來。是啊,三億隻蟑螂!比美國人都多,想想也是令人酸爽不已的感覺。老薩見過的怪人也算多了,怪到這種程度的,還是第一個。這姑娘的老爹怎麼會有如此特別的癖好呢?

能夠「榮幸」地與小李見面,是因為參加山東電視台《美麗中國》節目,她是代表她老爹老李先生來的,是節目的嘉賓——《美麗中國》是一檔宣傳環保的節目,三億隻蟑螂和「美麗中國」有怎樣的關係,這種聯想似乎不太屬於正常人類。

其實,老李先生養蟑螂還真是因為有著一個打造「美麗中國」的理想,他飼養蟑螂的主要目的是利用其處理城市的廚餘垃圾。這個想法來自蟑螂什麼都吃的靈感,而如今這個想法被證明很有道理——老李先生飼養的三億隻蟑螂每天現在可以吃掉110噸廚餘垃圾。他的理想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如今地方政府為了支持老李先生養蟑螂(怎的這麼彆扭呢),每天配給給他家15噸的垃圾,這是他家蟑螂最穩定的食物來源,可是只夠他們家蟑螂吃兩個小時的,很多時候蟑螂還處於飢餓狀態,很有挖潛可能。用蟑螂改善環境,已經初步被證明是可行的。

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小李姑娘在她家的蟑螂工廠里介紹這些古怪的寵物

而小李姑娘也替老爹大嘆苦經,說養起來才知道這些小強其實一點兒也不堅強:「原來想像中喝水就能活的蟑螂,其實很嬌氣。溫度太高會死,長了蟎蟲會死,甚至密度太大還會自相殘殺。」

這個過程可謂提心弔膽。小李姑娘形容當年開始研究養蟑螂時有這樣的經歷——「我爸先給我媽做了一頓好飯,爭取到我媽的同意,帶著我跑去找人家廠里討一把蟑螂卵鞘,燃後捧回家,養在玻璃魚缸里。二十多天後,我家裡就有了第一批蟑螂!我媽每天都在擔心這些膘肥體壯的『南方蟑螂』會越獄,害怕它們跑的滿樓都是,尤其擔心被鄰居找上門來。再後來,我爸實在禁不住我媽嘮叨,在章丘找了一小片地,建了個小型試驗廠……」

他們經過七年的時間,的確摸索出一套精彩的蟑螂自動養殖系統,蟑螂從生到死都在章丘縣一片一百多畝的工廠里悄然度過。這套系統十分完善。甚至在設計這一套體系時,老李先生還考慮過蟑螂的生態危機,曾專門設想過如果遇到一些人為或者天然的問題,導致蟑螂出逃怎麼辦。

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您想啊,三億隻蟑螂瘋狂奪路而出,將會是怎樣慘烈的情景?

父女倆設計的系統有三道防線——第一道是建立全密封蟑螂生活區(曾經因為蟑螂意料不到的散熱問題經受考驗),讓蟑螂很難逃出來;第二道是全水簾沖刷進出大門系統,讓頑強逃出的蟑螂被水淹死;最後一道是環繞廠區的水溝——裡面養了很多饞嘴的大魚,漏網逃到這裡的蟑螂依然會落入水中,成為魚的食物。

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小李姑娘利用模型介紹蟑螂養殖系統

與此同時,他們還與生物專家進行了推演,證明即便遇到地震,三億隻蟑螂真的越獄而出,又會有怎樣的結果,最後發現事情出乎意料——蟑螂會成為大災之後的清道夫,除了會嚇人一跳,實際上應該不會構成災害……

這樣的推演依然不能完全消除人們的顧慮(比如蟑螂會當清道夫不假,但假如因此沾染牲畜屍體上的細菌病毒並散布又會怎樣),但由此可見,他們在進行養蟑螂這件奇特事業時小心翼翼的態度。

在改善環境的夢想之餘,老李先生還用蟑螂(包括其糞便)製成藥物和營養食品來保證財政的平衡。

用蟑螂製作……營養食品?!

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這應該是加上引號的,因為除了在東南亞的一些重口味小吃中,敢於嘗試烹飪蟑螂的鳳毛麟角,直接吃蟑螂的市場肯定不大。李家父女的做法是將蟑螂磨成粉,用其飼養走地雞,得到的雞生長快,肉質好,骨頭都比市場上普通的雞堅硬,銷路很好。

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不要覺得用蟑螂飼養雞有什麼衛生障礙。想一想,我們愛吃的綠色蔬菜,就是使用農家肥的,而農家肥對比化肥,您說哪個更加乾淨?

在這個過程中,小李姑娘也學了一大堆關於蟑螂的知識,和我們說起來如數家珍,比如——蟑螂存在久遠,已在地球生活三億年,恐龍不過一點六五億年,人類僅四萬年;生命力強,能九十日不進食、四十日不進水,失去肢體能重生,頭沒軀體能活十二小時,軀體沒頭能活四十天——這還是因為無法進食餓死的;繁殖力強,一年能繁衍十萬隻;用於製藥還能治多種病,消化不良、破傷風、膿腫、耳痛……

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琥珀中白堊紀的蟑螂,與今天幾乎沒有區別

小李姑娘本來是留學澳洲學習同聲傳譯的,轉行和老爹一起研究蟑螂,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情,人家說了,你老薩還刁難人家,問有沒有生吃過蟑螂,不是有點兒不像話嗎?

我倒不是故意刁難,而是歷史上應該有人真的生吃過蟑螂,所以藉此開個玩笑——小李姑娘說自己生吃過蟑螂,應該也是呼應開玩笑,因為她最終也沒說出生吃蟑螂到底什麼味道。

大家說老薩你就別噁心大伙兒了,蟑螂清理廚餘垃圾是好事,養雞我們也認了,誰沒事兒撐的會去生吃蟑螂呢?

這些生吃過蟑螂的,應該便是我國古代以李時珍為首的那些中醫們。《本草綱目》記載「夏至之先,蜚蠊先生(蜚蠊就是蟑螂,為何管蟑螂叫先生?您好好琢磨一下古文就好),以為人參,茯苓引」,《陸川本草》則記載蟑螂糞可以「驅風解熱,通血脈,治小兒傷風感冒,並治偏身不遂,腫瘍」。可見蟑螂及蟑螂糞入藥古已有之,當時的中醫對它頗有研究。而李時珍們評價蟑螂「辛能行散,咸可軟堅」,便是說生蟑螂的味道是辣的、鹹的——你說,他們要是沒有嘗過,怎麼知道蟑螂是這個味道的?

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神農能嘗百草,李時珍憑什麼不能吃蟑螂?

我倒希望這蟑螂入藥真的更有價值才好,那樣老李先生和小李姑娘的事業可以更加興旺發達,蟑螂可以吃掉更多垃圾。

得知老薩是講古代中醫吃蟑螂,感覺在場的朋友明顯鬆了口氣——這種事情,紙上得來終覺淺也就罷了,深知此事要躬行的,還真沒見到太多。

小李姑娘在發言中說得好:「三十多年前,未來學家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預言,繼農業革命、工業革命、計算機革命之後,影響人類生存發展的又一次浪潮,將是世紀之交要出現的垃圾革命。隨著城市化經濟的高速發展,垃圾革命號角早已吹響。四千年前,我們的祖先開始養蠶,有了「嫘祖始蠶」之說;東漢的時候我們開始養殖蜜蜂,開創了一段甜蜜的歷史。如今,養殖蟑螂,消滅垃圾,這或許也是自然的安排。以平等,和諧,共存之心重新審視我們與自然的關係,不以自身的好惡評判任何一種生物的好壞。每一種生物都有其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每一種生物都值得我們欣賞和保護。」

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老李先生,李延榮

澳洲女高材生回國飼養3億隻蟑螂做環保,兩小時吃光15噸廚餘垃圾

小李姑娘,大名李鴻怡

觀點可以商榷,勇氣值得鼓勵。雖然蟑螂有些令人頭皮發麻,但這種為了改善環境進行的嘗試,不能不說是一種勇氣的體現,值得敬佩。寫此文,也算是對老李先生和小李姑娘的一份鼓勵吧。

【完】

歡迎關注公眾號【薩蘇】(sasutime)

相关阅读